科研进展

科研进展

Marine and Petroleum Geology |从受到生物降解的石油中恢复出原始生物标志化合物

作者: 发布者:邹桂红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4-04-24 浏览次数:75


在含油气系统中,生物降解会通过“选择性破坏”造成石油分子的化学组成和生物标志化合物(生标)发生不可逆变化,进而阻碍对原油来源和成熟度的判断和评价。键合态生物标志化合物是指以共价键形式键合于干酪根或沥青大分子化合物中的生标,虽然无法通过常规溶剂抽提的方式提取,但可以借助加氢热解或化学降解的方式进行释放。键合态生标由于受到周围大分子化合物的保护,有望提供受降解影响的常规生标所无法提供的原始生物信息。

近年来,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杨升宇教授发展了微型密闭玻璃管催化加氢(MSSV-Hy)技术,先后针对国际多套不同类型的烃源岩和储层沥青开展了键合态生物标志化合物系统研究,证实了该技术的可靠性和实用性。近期,杨升宇教授联合欧洲多个科研单位和石油公司,分析对比了北海和巴伦支海受到不同程度降解原油的游离态和键合态生标,结果表明键合态生标中指示沉积环境和原始物质来源的藿烷类和甾烷类代表性指标均未明显受到生物降解的影响(图1),可以为降解型原油提供关键的分子结构信息,为油气成藏过程和机理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技术手段。

图1 北欧原油样品的游离态和键合态甾烷生物标志物对比图

研究成果近期以短文的形式发表在油气地学领域国际知名期刊Marine and Petroleum Geology。论文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为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杨升宇教授。合作者包括GEOS4公司(Brian Horsfield)、德国地球科学研究中心(Kai Mangelsdorf)、挪威Aker BP公司(Rolando di Primio、Joachim Rinna和Alexander Hartwig)、西班牙Repsol石油公司(Antonio Martín-Monge和Rafael Antonio Tocco)以及法国Total公司 (Rouven Elias)的专家学者。

论文信息:Shengyu Yang* , Brian Horsfield , Kai Mangelsdorf , Rolando di Primio , Joachim Rinna , Alexander Hartwig , Antonio Martín-Monge , Rafael Antonio Tocco , Rouven Elias , 2024 , Pristine biomarker compositions recovered from biodegraded oil samples using MSSV-Hy. Marine and Petroleum Geology, https://doi.org/10.1016/j.marpetgeo.2024.106713